悼念丨顾兆琳先生逝世

逝者 | 顾兆琳:他为昆曲留下宝贵制谱财富

记者获悉,著名昆曲艺术家顾兆琳于近日病逝,享年76岁。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,他毕生致力于昆曲曲牌套曲整理传承,为昆曲制谱留下宝贵财富。

 顾兆琳出生于1943年,起初在“昆大班”(上海市戏曲学校首届昆曲班)也以小生开蒙,转行老生,最终情定作曲。先后师从俞振飞、沈传芷、郑传鉴、倪传钺诸大家。

 

出身梨园世家,母亲顾景梅曾师从梅兰芳,文武昆乱不挡。而其已故兄长顾兆琪也是昆坛数一数二的笛师。而为在新的时代研习好昆曲制谱,他曾在上海音乐学院进修戏曲作曲,对昆曲音乐有了更深层面的认识,在保持格律规范的同时,更能对其有所发展。

 

顾兆琳后长期投身教学,曾担任上海昆剧团副团长、上海戏校副校长。

而由他担任唱腔整理设计的新老作品数不胜数。比如《烂柯山》《琵琶记》《血手记》《长生殿》《潘金莲》《班昭》《一片桃花红》《邯郸记》《川上吟》……

 

如今完整演齐的“临川四梦”之中《邯郸记》,就由他完成唱腔设计,让人感到雅俗共赏,手段丰富的特点。比如上海音乐学院教师张玄提到,“开场一支【渔家傲】叹尽人世沉浮,作曲家顾兆琳化用传统昆曲曲牌的素材,又颇多新颖手段,用音乐为舞台营造出一派清奇仙风。卢生的一曲【锁南枝】,起首旋律贯穿于全剧始终,成为音乐主题。因而,虽然剧情起伏多变:邯郸遇仙———入梦成亲———状元及第———率兵靖边———云阳死窜———被贬岭南———尊为相位———病重辞世———梦醒彻悟,如此庞大的叙事,因为有了“卢生音乐主题”反复出现,音乐上才能够浑然一体不至于零散。也不时地暗示了观众,其实这一切不过是主人公的枕中梦而已。”

记得第一次采访顾兆琳,正值昆五班毕业,当时所有的聚光灯都照向这批行当齐全的演员新生代,他却在为自己带出的几位唱腔设计学生而焦虑。由于院团名额有限,加上学生自身考虑,几个孩子选择在毕业大戏的唱腔设计后,就告别昆曲,到外省教书。

 

这本是无奈的选择,可顾兆琳还是牵着“90后”的手,共同完成了毕业大戏的唱腔设计。眼见多年的培养心血要告别昆曲,他有无限的无奈与不舍,“我最聪明好学的学生,也还只是熟练掌握了十几个曲牌,如何用好,还需要进一步学习”。遗憾的是,到最后只能一声叹息。

那时的昆曲人为人才梯队建设而奔走,才有了“昆五班”的新苗初成。很快,昆曲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期,一票难求的盛况席卷各地,不论是“昆大班”的国宝级老艺术家,还是“昆五班”这些昆坛新秀,都赢得观众的热情掌声。不得不说前辈有人才储备的先见之明。

 

只是,还没等到下一个“昆六班”,他却先师兄弟一步,撒手人寰。

 

好在,那些年他自掏腰包买零食留住的后来人中,总有坚守者,总有开拓者。相信他未竟的事业,会有后来人接棒完成。

來源:寻找李少春

 

[昆曲音乐]会那么好听,若不是顾老师的坚持,为[昆曲留下宝贵的制谱财富],观众们那里会有那么美的[清音雅韵]可以欣赏啊!真的是要感谢[所有戏曲文武场的老师们,编曲,演奏,那么多扣人心弦的音乐、曲子]来烘托演员的唱腔,让演唱者更轻松的就完成了唱腔的诠释。顾老师功不可莫![昆曲音乐国宝人才 ]又损失了一员大将 ,希望顾老师一路好走,菩萨接引,登上极乐世界!继续发扬昆曲!谢谢老师!大家会永远怀念您的所有杰作!感恩!